主页 > K生活帮 >游子归加:成年人的责任 >

游子归加:成年人的责任

2020-07-22

反修例引发的示威延续了3个月,每个周末都有各式各样的示威活动,各区连侬墙,在张贴与撕毁之间的对抗与冲突,更是将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抗争,带到每一个人的日常。成年人活在这种冲突不断的环境下都觉得透不过气,对孩子和青少年的影响有多深,大人们有没有考虑过?

每天的语言和肢体冲突,孩子看在眼裏,影响远超我们想像。孩子的黑白对错世界观应该相对简单,本来,我们教导每一个人都要守法忍让,警察负责维持社会治安、捉拿坏人。但现在许多冲突现场中,警察涉用过度暴力的画面无日无之,当孩子问及为什幺警察要打人时,家长都会感到无言以对。如果说警察不好,那幺我们怎幺跟孩子解释什幺是社会秩序?但难道在孩子前面,对警察那种明显过分的暴力大表讚扬?

社会黑白颠倒 影响孩子成长

这个政府和警察根本就没有想过,现在情况不但让年轻一辈感到绝望,更令孩子暴露于黑白颠倒、乱七八糟的社会环境中。无论对家长和教师来说,要教导孩子认识简单的真善美都变得十分困难。如果在小时连黑白对错的观念都搞得模糊不清,以后就无法形成一套大部分人接受的社会公义,这个社会是不可能安稳。

以前读生物科时学到,愈善于养育儿女的物种,存活机率愈高。为人父母,有责任去为下一代营造一个更好的社会环境。但是如今的香港,有没有为孩子準备一个可以放心发展,一个拥有宪法所定下各种自由而又免于恐惧的社会?

没有。政府为了保持权力,被指放任警察不依通例行事;人们因为自己私人言论而遭受解僱。成年人一直拥有相对公平正义的社会,但没有好好保护,还要在其手上遭到破坏。对于许多认为正值收成期,又觉得年轻人在这个社会no stake的成年人来说,会否反省我们没有尽到自己的社会责任?

别让港人自绝于世界文明

加拿大临近大选,现任总理杜鲁多谋求连任,但政敌用尽方法挖掘出不利于他的新闻。最近有人找出他在十多年前的旧照,指他在一个化妆派对中装扮成阿拉伯人,把肤色涂深,这个肤色问题就被对手炒作成为种族歧视。杜鲁多最后为自己缺乏敏感度而公开致歉。这件事情在香港人眼裏看来可能觉得小题大做,但是加拿大经过几十年努力,尽量进行种族与性别平权,肤色绝对是一个不能用来开玩笑的禁忌。对一国之首这种近乎吹毛求疵的严厉,正是加拿大国民对种族平权这个价值寸步不让的体现。

现代西方的普世价值,都在努力修正人类过往的错误。纳粹思想、种族集中收容改造、种族歧视、性别歧视等,都被现在普世价值绝对摒弃;不但不可以用来攻击其他人,就连开玩笑都不可以。

在经济地位上,香港、东京、伦敦和纽约等大都会齐名。市民的价值观亦与西方普世价值接轨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然而为什幺现在的香港,警察竟公然涉及滥暴,使用曱甴这类带有严重歧视的字眼来形容示威者?家庭成员如果开口埋口都用曱甴来形容人,对小朋友的价值观有什幺影响呢?我们是想要能与世界接轨的下一代,还是想香港人自绝于世界文明?

作者简介:正职工程,兼职脸书专页《马拉松看世界》的责任编辑。最想有一天不用工作,可以全职跑步跑山。中年回流加拿大,一切重新开始。每天和两个孩子闯蕩加国大世界。着有《马拉松‧歎世界》。http://www.facebook.com/edkinphoto

文:Edkin

[Happy PaMa 教得乐 第261期]

RELATED

相关推荐